安宁信息港-今日安宁

观察:台湾众县市举债黑洞 谁是下颗未爆弹?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1-14

  中新网7月20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苗栗县举债破表、纾困陷僵局,据“财政部”统计,县市举债有如一场没有终点的竞赛,虽然破表只有两处,但愁城遍地,县市债务除了长债、短债,还有隐藏负债,债中有债,主政者大玩乾坤挪移,却债留子孙,财政纪律已是全台须共同正视的严肃课题。

  台湾钱曾淹脚目(闽南语,形容叹为观止的富庶程度),曾几何时竟遍地举债,为了选票,县市长竞相借钱办活动、送福利,“公债法”虽订游戏规则,却只是“参考用”,苗栗县终不敌债务巨坑倒下,等着台当局伸援,接着是哪个县市?云林县?宜兰县?或其他县市?

  “财政部”统计,苗栗和宜兰是目前全台“唯二”举债破表的县市,苗栗债务达新台币648亿(含隐藏负债),超出举债上限250亿(新台币,下同);宜兰负债230亿,超过举债上限163亿。排名第四的云林县则已预警,10月恐发不出薪水。

  其实除了金门、连江两地外,台湾从南到北、不分蓝绿,各县市都靠举债度日,南投、屏东、嘉义、新竹、花莲等地长期债务都逼近上限,只是“苗栗现象”终让其他县市开始正视“邻家失火”的危机感。

  地方举债的钱坑不是一夕出现,县市长的施政是重要关键,首长一时的高支持度有时是靠烧钱换来,但民众早已习以为常,甚至拍掌叫好。

  5年前林务局收购小花蔓泽兰,1公斤出价5元,当时苗栗县就加码到10元,使得砍除小花蔓泽兰几成苗栗全民运动,外县市民众也闻风而来;同年县府又把生育津贴一口气提升11倍,从3000元提高至34000元,福利冠全台,至去年花掉县库5亿元。

  雪隧通车后,宜兰负债步步追高甚至破表,前后任县长还为此爆口水战;县府官员说,债务是多年累积的共业,地方建设发展要钱,既然没钱,只能借钱。

  “过去主政者办活动动辄上亿,县库迟早要破产!”云林县今年爆发财政危机,民代批首长为选举绑桩,大手笔办活动,有些活动花掉县库几亿元,办完活动一切结束,“这不是浪费,什么才是浪费?”

  “又在抹黑了!”前县长苏治芬驳斥,指云林县财政何时好过?都靠她争取经费,这几年才熬过来,她任内平均每年增债4.6亿,比前任少了许多。

  南投前县长李朝卿开办学童午餐免费,7年吃掉20几亿;嘉义县老人敬老金花费不赀,陈明文任县长时发1.7亿,张花冠上任后加码,今年要花2.7亿。

  比较特别是创税前段班的新竹市,2009到2011年债务陡增至200多亿,主要是开发道路等,市府成了举债大户,发薪水捉襟见肘,差点成了穿西装的乞丏。

热文推荐

首页 | 政法 | 社会 | 民生 | 旅游 | 美食 | 健康 | 消防 | 教育 | 两性 | 汽车 | 房产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