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信息港-今日安宁

联合早报:日本“共屋”兴起 欲重新凝聚大和民族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06

  中新网6月29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8日刊文称,日本俗称“共屋”的出租公寓,目前正如雨后春笋般地在城市中冒起。这种具有家氛围、有助交流的公寓类型尤其受到刚踏入社会、尚无经济基础的年轻一族青睐,日本社会对“共屋”寄以厚望,希望借此补救网络时代日渐隔阂疏离的人际关系,逐步回归守望相助,重新凝聚大和民族。

  文章摘编如下:

  日本俗称“共屋”(Share House)的出租公寓,目前正如雨后春笋般地在城市中冒起。“共屋”特点是以较低租金把寝室分租给房客,厨房、浴室以及客厅都属于共用空间。

  这种具有家氛围、有助交流的公寓类型尤其受到刚踏入社会、尚无经济基础的年轻一族青睐,日本社会对“共屋”寄以厚望,希望借此补救网络时代日渐隔阂疏离的人际关系,逐步回归守望相助,重新凝聚大和民族。

  位于东京原宿的综合式大楼“The Share”原是一座屋龄51年的楼房,经建筑师重新打造之后,里里外外焕然一新。这座摩登大楼现在以“共屋”概念出租,排队等待入住的大多是二三十岁的上班族。

  服装设计师后藤纪子(27岁)是其中一个租户。她告诉记者,有了这种共居楼房,她才得以在高档的原宿区住下来。“我之前住在妈妈家,可是那里距离工 作地点原宿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经常工作到深夜,我只好在外头租房。但是,在原宿租一套有卧室、客厅、厨房的迷你公寓,最少要18万日元(约2000 新元),以我的薪水,实在是无法负担。现在,以一半的价钱就能住在这里,我觉得太幸运了。”

  房间面积12平方米到20平方米

  The Share共有六层,有64个单人房,每个面积为12平方米到20平方米。后藤租了个小房,月租10万5000日元(约1100新元),不含水电费,租约两年。

  虽然房里只摆得下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和一个小电冰箱,但她认为,足够了。“我只要有个睡觉的空间,其他的可在共用空间进行。如在顶楼有舒适的大客厅和食堂,供我们聊天和接待客人。公寓还设有一个迷你视频室和小型的图书阅览室。”

  The Share负责人三上纯治受访时说:“许多年轻人闲暇时都待在房间上网不肯出门。这里的房间面积小,有利于改变这些宅男宅女的生活习惯,希望住客多加交流,形成互动的社区。”

  大楼里的厨房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住客基本上无须自备,虽然厨具共用,但每名住客都用小塑胶盒子装自己的调味料,摆放井然有序,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

  当问及对于入住者是否有所要求时,三上回答:“这毕竟是个和60多人同住的场所,入住者最重是要有公德心,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也保管好自己的物品。我们每星期只负责清洗一次厨房,平时都得靠住客自行打理。”

  辟办公楼层出租创业者

  The Share早期是一家企业的职员宿舍,日本出现经济泡沫时,改成高档公寓出租,后因经济持续不景气,高档租客减少,又改建成现在的大众化“共屋”,大多数租户是在附近工作的单身上班族,女性占了六成,男性四成。

  除了出租房间,这栋大楼还有一层辟为办公室,共有十多个小间,专出租给创业者办公。

  从事广告制作的宫田照久在这里租了间办公室,他告诉记者:“这栋楼是我生活的全部空间,我每天上楼就能办公;需要和顾客商谈时,就使用这里的会客厅,楼下还有咖啡馆和餐厅,非常方便。”

  住“共屋”不再寂寞

  日本房产事业局的报告显示,日本开始有“共屋”型租房是在2000年。这类租房15年来发展迅速,尤其是在房租偏高的东京市区最为流行。截至去年,东京市区已有超过2000个大小型的共居公寓。

  记者走访共居公寓时,发现这些住客有个共同点,就是人人都挺健谈。有人直言,住“共屋”不再寂寞。出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许多日本单身人士也渴望在生活里有一些能守望相助的朋友。

  一名女住客说:“以前住在私人公寓,回到家一个人也没有。现在不同了,总会有人在‘家\\’。我们一起烧菜,一起用餐。一个人在东京,家里人常担心我的安全,现在我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候住宿舍那样,交到了许多好朋友。”

  共屋概念与旅日外国人有关

  在日本,租房的门槛很高,除了须预付约四五个月房租作为定金,房东还要看入住者的收入来决定租或不租。此外,租房者还须有担保人,以确保租户准时交房租。“共屋”公寓方便许多,其经营方式如月季旅馆,只要付一个月的房租,就可入住。

热文推荐

首页 | 政法 | 社会 | 民生 | 旅游 | 美食 | 健康 | 消防 | 教育 | 两性 | 汽车 | 房产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