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信息港-今日安宁

不撒娇的猫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7-23

小花的猫是白色的,一只又胖又懒的猫,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猫也许就这样,比较懒,但是如果不会讨好主人,就失去了一只猫的价值,小花家的猫就是不会讨好主人,对小花总是爱理不理,非但这样,而且还有一个臭毛病,如果饿的时候,不及时给吃的,会不停的叫,还不是对着主人叫,而是站在大门口,朝门外叫。

今天,那只可恶的白猫又站在门口了。

小花知道后面是什么情节,今天打算不做理会,看这可恶的家伙能叫到什么程度。

白猫慢条斯理的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趴在门口,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天寒地冻的,行人都是行走快速,不作停留。

幸好有点阳光,白猫找的地方还是个背风处,西北风吹不到,太阳却正好可以晒到一点。白猫随便叫了几下,凄惨而尖锐,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也许它就是要这个效果,仿佛在告诉某人,它的主人不给饭吃,虐待它。

小花靠着窗口,看着她那只神奇的怪猫,下定决心,这次不再妥协,她想,你这鬼东西,要吃的,可以来找我啊,非要跑到门口去鬼叫,真是不可理喻。

白猫一开始叫,就没有停止过,保持着某种平率和音高,持续不断的叫唤着,叫唤着。可气的是,它从来没有回头看看它的主人的反应,似乎它不在乎它的主人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只是固执的做着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太阳静静下沉,冬天的阳光总是那么短暂而珍贵,白猫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丝毫的阳光,留下的是越来越多的黑暗,白色的毛,有微微的飘动,傍晚的风,静静的大了起来,也不再按照章法的胡乱吹着。也许猫的内向是有点崩溃的,每次只要一叫,不出一会,它的主人必定会拿出好吃的给它。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主人丝毫没有动静。

白猫心想,我叫了一下午了,现在该怎么办?肚子早饿的受不了了,我该回去找主人吗?不行,那样该多没面子啊!它一边想着,一边叫唤着。偶尔路过的行人,也只是快速的看了它一眼,丝毫没有表示出可怜它的迹象。白猫开始失望了,但是还是要坚持下去,继续用凄惨的叫声维护自己的尊严。

小花早就不在窗口了,她坐在沙发上,看一本老电影,电影的情节很感人,深深的吸引着小花,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有饮料,薯片,还有她最爱吃的蛋糕。

夜,静静深了,没有月亮,星星也不多,偶尔从云层里露出来的几颗小星星,也是灰暗的。门口的风声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低,不远处的地面,能看的到刚刚结成的薄冰。一个小男孩路过,听见白猫的叫声,转身看了一眼,就看了一眼,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就匆匆的离开了,也许正赶着回家吃晚饭呢。

白猫的叫声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有力了,只是还在继续着,声音有点嘶哑,很明显力气不够。

小花看完电影,吃好晚饭,用热水泡了一下脚,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小时候和父母去爬雪山,脚被冻伤过,医生说,她的脚必须保持温暖,否则集聚在里面的寒气会爆发,严重的时候,可能会导致行走不便。所以小花一直保持着睡前泡脚的习惯,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从来没有间断过。

下了整整一夜的雪。

小花早上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了,外面太阳正好,透过雾气很重的窗户,能感觉到外面的寒冷。她心想,那只可恶的猫估计跑掉了,因为听不到叫声了。

她有那么一点点不舍,虽然是捡回来的,可毕竟也一起生活了很多个日子。回头再想想,也就算了,那根本不是一只猫,没有一点猫的本性,走了就走了,无所谓了。

突然很想吃面,小花家的附近有一家很小的面馆,虽然很不起眼,但是味道特别好,几天不吃,小花就会很想念。

当她走出去的时候,刺骨的寒冷顿时直穿到身体的最里面,似乎穿的衣服都是透明的。小花抱紧外套,将衣领拉起,帽子带好,走到大门口,有意无意的找了一下那只白猫。

白猫不见了。

在她眼前是一个人,一个卷曲着身子,所在角落里的一个人,很明显,这个人已经冻僵了,失去了生命。

可是,这个人她认识!

是她的亲弟弟,和父母一起爬雪山的时候,掉入深谷的弟弟。

小花似乎也被冻住了,站在那里,身体没有指挥她下一步该怎么做,就那么站着,看着卷曲着身体的,已经没有生命的弟弟。

这个时候,似乎任何动作都失去了意义。

在那次爬雪山的时候,她弟弟掉入了深不见底的峡谷,她父母下峡谷去寻找,也没有再回来。


平谷换锁公司

  • 不撒娇的猫


    不撒娇的猫
  • 榨灯油


    榨灯油
  • 嫁给黑道大哥的那段日子


    嫁给黑道大哥的那段日子
  • 是王振导致了土木堡之变和明英宗被俘吗? 王振如何造成土木堡战役败绩?


    是王振导致了土木堡之变和明英宗被俘吗? 王振如何造成土木堡战役败绩?
  • 小猴子的故事


    小猴子的故事
  • 哑女申冤


    哑女申冤
  • 本质资讯网

    热文推荐

    首页 | 政法 | 社会 | 民生 | 旅游 | 美食 | 健康 | 消防 | 教育 | 两性 | 汽车 | 房产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