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信息港-今日安宁

戏苑奇葩程玲仙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17

在三晋戏曲文化园地,有一朵独树一帜的奇葩,她就像报春的杜鹃,唱出了人们对戏曲的渴望;她更像傲寒的腊梅,迎风挺立,把艺术的种子辛勤播撒在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和弟子的心田。

她就是至今仍然让戏迷所怀念的晋剧表演艺术家,我所敬重的程玲仙老师。程伶仙老师倾注毕生精力于自己钟爱的晋剧艺术事业,她创造了众多艺术形象,极大地丰富了晋剧文化艺术的宝库,成就非凡。

城乡戏迷们每当谈起她,那绝对是赞不绝口,尤其是她表演的《游西湖》,更是在晋剧戏迷和观众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1980年,程老师随晋中晋剧团进京汇报演出,她主演的《鬼怨》、《救裴》在中南海演出,得到我国杰出的现代话剧剧作家曹禺的高度评价,并和演出人员一同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作为对晋剧戏曲文化作出过重大贡献的艺术家,她对晋剧事业的热爱和追求,对后辈演员的提携和教诲,已经深深扎根于她的徒子徒孙的心中,成为传承弘扬晋剧文化艺术事业的不竭动力。

程老师曾任晋中晋剧团演员和晋中艺校副校长。作为她的晚辈和学生,我曾经得到过她的许多关爱和帮助教诲,不仅在专业上受益于程老师,而且还有幸与程老师在舞台上合作演出。每每想起恩师对我的提携与培养,便心潮起伏,难以平静,感激之情难以表述。

尤其是每当回忆起在晋剧舞台上与程老师合作演出《游西湖》等戏时,就会竟不自禁地沉浸在她那美妙的艺术表现中,每每回忆起我与程老师在一起的滴滴往事,依然心潮起伏,感慨万千。

我24岁那年,程老师提携我与她合作《游西湖》。我饰演“救裴”中的裴生。这出戏在上世纪程老师演出时名为《红梅阁》,五十年代结合当时的版本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加工整理,因繁就简,强化了戏剧冲突,突出了程派的艺术特点,使之更有教育性和观赏性,使《游西湖》再度成为家喻户晓的程派名剧。

在这出戏中, “鬼怨”听到的第一声,就是从远处透过愁云密布,鬼火荧荧的重重气氛中传送出的微弱呼冤声“我好!冤也!”这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下子就把观众引入了意境之中,紧紧扣住了观众的心弦。

接下来,一个介板,“夜深沉月惨淡大地苍茫”声动四方,这个介板的速度和节奏比较特殊,它以散板的节奏,行腔、托腔,幽怨含情,如泣如诉,小嗓的发音特别精巧细微,拿捏妥帖,极具穿透力。

“四股眼”“李慧娘含冤死悲愤满腔……”突出了“死”和“愤”,唱出了主人公李慧娘的含冤而死的悲愤之情。

“十三咳”“遇贤西湖上,一语起祸殃……”好一似无根草随风飘扬,临安城鬼声厉恨煞平章。台词的严谨处理,戏曲程式”十三咳“的运用,程老师的真情演绎,唱出了主人公对贾似道的“恨”和无助的“怨”,排比句“恨老赋”的运用,强化了对贾似道的“恨”,时而凄婉哀怨,时而激情高涨,变化无穷,张弛有度,极具艺术感染力。

程伶仙老师的行腔吐字似莺啼燕语,音符的处理不放过点点滴滴,极具韵味,如奇峰异景,使人流连忘返。当年京剧大师程砚秋的“程腔”,绵绵不断的声音,有多少人为之倾倒,勾魂摄魄。程伶仙老师何尝不是如此。“云遮月”“月朦胧”似见非见,含蓄柔情,珠落玉盘,余音绕梁。

在 “夜访书馆”这场戏里,运用了“二性”“流水”“滚白”的行腔程式,时而卿卿我我,时而蜻蜓点水,时而如泣如诉,把情深义重的柔情似水,优柔百转的李慧娘刻画得催人泪下。

在 “救裴”那场风风火火的戏里,程老师(李慧娘)的“喷火”和“乌龙绞柱”(土语就地十八滚)、“高台蛮子”等高难度技巧的运用,更是《游西湖》的高潮和亮点。程老师为了掌握“喷火”的难度技巧,不知吃了多少苦,吹的腮酸嘴破,终于悟出道理,一口气连喷60余口。在我与程老师演出过程中,近距离看得真真切切,得以见证。

“乌龙绞柱”的运用更叫人叫绝,当时程老师已经年近六旬,每每演出到此,人声鼎沸,叫好之声不绝于耳。可想而知程老师的戏曲基本功有多过硬。

也正是“戏”与“技”的完美结合,使她的表演艺术发挥到了极致完美的境地,从而能够塑造出藐视奸臣,舍己救人令人可敬的鬼魂形象。

热文推荐

首页 | 政法 | 社会 | 民生 | 旅游 | 美食 | 健康 | 消防 | 教育 | 两性 | 汽车 | 房产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