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信息港-今日安宁

陕西政协原副主席以子之名收受北京700万元房产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1-14

  新华网石家庄7月8日电(记者任丽颖、肖玖阳) 用祝作利自己的话来说,他也曾经是个清廉的干部,曾经因拒绝帮恩师办一点儿私事而受到省纪委书记的表扬;也曾经不近人情地把别人送来的钱扔到门外。然而,让最初的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有一天站在被告席上等待法律制裁。

  2015年7月7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受贿案。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至2013年,祝作利利用担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主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在获取财政补助资金、项目审批、职务晋升等事宜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54.543672万元。法庭宣布将择期审判。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是什么让祝作利最终走上贪腐的不归路?

  腐败“一支笔”养肥贪腐“硕鼠”

  2014年8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2015年3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涉嫌受贿一案,由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7日8时30分许,61岁的祝作利被带入法庭。祝作利身穿白色衬衫和深色裤子,大部分头发已经花白,与案发前相比憔悴苍老。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至2012年期间,祝作利利用其担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陕西鼎天济农腐植酸制品有限公司、西安联合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陕西贝斯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杨凌本香农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杨凌本香食品有限公司获得财政补贴资金、财政贴息等事宜提供帮助,并分别在事后收受各受益人以股份、现金、车辆等形式给予的“好处费”累计金额达100余万元。其中部分钱款、车辆及股份以其妻弟名义持有。

  人叫人千声不语,权叫人点首自来。根据上述企业负责人证言显示,这些人送钱物给祝作利的共同原因是:“为答谢祝在项目财政补贴上的帮忙,同时也为了和他维持良好的关系”“没有他的帮忙,我的项目不可能获得财政补贴。”

  “靠审批的一支笔,能决定一个项目的生死,但管理不好也能让自己腐败落马!”一名有着多年纪检工作经验的干部告诉记者,有些部门的“一把手”往往既是宏观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具体项目的审批者,靠手中的一支笔,可以直接决定许多企业的“利益得失”。因此,想方设法求助于他们的人很多,容易诱发腐败。

  以“子”之名收受北京房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祝作利受贿的854.543672万元中,732.104872万元是由位于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装修费、家具款折合而成。这套为自己儿子准备的房产占涉案金额的85%。

  检察机关查明,2010年8月至2011年4月,祝作利接受李世委的请托,为陕西靖边星源实业有限公司天然气城市调峰项目获得陕西省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2010年12月,祝作利收受李世委出资为其子祝航购买的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折合人民币596.104872万元,后又收受李世委代为支付的房屋装修费和家具款共计人民币136万元。

  庭审中,祝作利对于起诉指控其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的事实均没有异议,但辩护人则表示公诉机关对祝作利收受李世委购房出资款及装修费等共计732万余元之行为构成受贿罪的指控并不妥当,而应认定为借贷关系,祝作利的行为构成违纪。

  据了解,祝作利当初在提出给其子在北京购买住房时,李世委就以祝作利儿子的名义在首城国际小区交了5万元定金,并随后带领祝作利及其妻到北京多处高档小区看房。在祝作利表示这些住房超出能力承受范围时李世委表示:“钱的问题不用担心。”

  当李世委付清房款并以祝作利其子的名义登记了房产证后,祝作利曾表示要将钱还给李世委,但李世委表示:“钱的事情以后再说。”此后,随着祝与李过从甚密,祝对其子房款一事就采取了“等一等,拖一拖,看一看”的态度。

  强化制约让“审批蠹虫”无处藏身

  公诉机关认为,祝作利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利用其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热文推荐

首页 | 政法 | 社会 | 民生 | 旅游 | 美食 | 健康 | 消防 | 教育 | 两性 | 汽车 | 房产 | 网络